第七章 岁月静好 不往不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老师,老师,你看我找到什么了?”?说话的叫格荣。一个三年级的小男孩。格荣在藏语里的含义是

  多福少劳。“找到什么?”“看,小狗。”“哇!好可爱啊。”“我们把它带回去养吧?”“好啊。”“不过先给它起个名字吧。””“你想叫什么?”“夏凉好不好?你叫夏冰,它叫夏凉。哈哈。”“哎,那我不也成狗了。不行,起个简单点的,叫小宝吧。好听又好记。”“小宝!好吧,小宝我们回家喽。”格荣小心翼翼的抱着它,在前面走着。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手上的铃铛随着步伐欢快的响着,有种特殊的辨识度。“老师,你为什么来这里啊?”纪夏冰第一天支教完后,班里的学生都好奇的搬着小板凳坐在院里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人。期待她一开口就有有趣的事发生。“因为啊老师听说这里的学生最聪明也最听话,所以就来了。”“奥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“对啊!”看着面前的人个个笑颜如花,纪夏冰心里略过一丝愧疚。一个无处可去的人,一个拼命想逃避的人。既然选择要逃,那就找个最远的地方吧。“老师,你看天上那些星星漂亮吧。”格荣指着天空惊喜的问。“对啊,特别漂亮。”“老师你就和那些星星一样,一样漂亮。”格荣突如其来的夸赞让纪夏冰觉得心里暖暖的,人或许就是这样吧,不管以后或者现在怎样,总有人会真心的支持你,夸赞你。“谢谢!”夜慢慢深了,纪夏冰突然想起向彦。他那里现在是白天吧。向彦偶尔会来信,信中大多会说他在国外一个人有多无聊,从最初的语言不通到现在可以熟练的泡妞了。纪夏冰都为他觉得高兴,只是从来不会信。这似乎是早已形成的习惯,从来都是他们俩说自己静静的听着,偶尔磨不过两个人的软磨硬泡才回应一句。虽然有时会气的两个人火冒三丈,但是彼此都知道那是属于他们的默契。他们……不知道另外的那个人现在好不好。夜已凉,人已走。纪夏冰还坐在院子里遥望星空。门口的白炽灯还在亮着,发出微黄的光打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,倔强又孤单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纪夏冰的腿有些麻了,也不得不回房休息。灯已灭,星还在。这闪烁的夜光照的万世明亮,一人悲凉。“何明轩你还要醉到什么时候。”沐林站在何明轩的宿舍门口,一脸的愤怒。“沐林你总算来了,我们都劝不了他,再这样下去他非喝废了不可。”舍友海亮扶着醉的站都站不直的何明轩生怕他摔倒了。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上课了,沐林刚开始以为他请假回家了,直到海亮告诉自己他已经在宿舍宿醉好几天了,自己才买通宿管阿姨让自己见他一面。“我来吧。”海亮将何明轩放在床上,又拿来一盆水放在旁边。沐林轻轻的用毛巾擦拭他的脸。“夏冰,夏冰你在哪。”何明轩紧紧地抓住沐林的手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。“夏冰?应该就是这个女孩吧?”海亮拿出一张已经皱了的相片说道。沐林拿过照片,照片上的人穿着一件白纱,站在秋千上微微的笑着。“真是美,难怪会让你如此颓废不堪。”沐林在想如果自己是何明轩会不会比他更颓废。“沐林,我们要去上课了,他……”“我会照顾他的,你们去吧。”“那好吧。”?何明轩的床头还放着一本旧旧的书,名字叫《信仰》。沐林见他睡得熟便翻看起来。书的首页写了一句话,‘若我能飞翔你便是我的翅膀。’那是何明轩的字,她记得深刻。沐林放下书长叹了一口气,再将照片上的人仔细端详。“最简单的信仰莫过于此吧。”此刻她去很想哭,痛痛快快的哭一场,然后忘记面前这个男人。可是她做到,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酸胀的难受,心似被蚂蚁不停的啃咬着,伤痛一寸一寸的蔓延。“何明轩,你知道吗?你也是我的信仰。从第一次见你,你坐在我的对面,忧郁的看着那本书,我便有一种强烈的愿望,想保护你的愿望。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再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?虽然只有两天没见,可我却像等了很多年。我问明然知道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吗?明然说就像喝了一大杯冰水,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流成热泪。可我觉得这根本就不需要很长时间,对于我来说见到你的那一刹那就够了。”沐林不是一个喜欢哭的人,可是不是你不喜欢就可以控制的。

章节目录